服务热线
152-6795-7866

伊朗物价高涨,经济或被逆转,人民币可能成重要的王牌

据路透社3月13日援引美国国务院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18年11月全球市场取消约150万桶伊朗原油以来,伊朗经济已经损失了100亿美元的收入,伊朗石油出口量也从2018年4月的每天约250万桶下降至每天110万桶,不到去年5月销售量的一半,上周,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希望将伊朗石油出口量减少20%至每天100万桶以下。


对此,中东海湾经济分析研究所(INEGMA)的高级分析师Sabahat Khan在3月17日表示,因原油出口是伊朗经济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使得伊朗经济被逆转进一步疲软,2月,伊朗当局也公开表示,“伊朗正面临着最困难的经济形势”,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表示,预计伊朗的经济活动将在2019年收缩3.6%,并引发经济衰退。


伊朗货币里亚尔更是出现重挫,自去年4月至今,伊朗里亚尔已经贬值超50%,彭博指出,目前伊朗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之际,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还提到,随着里亚尔的崩溃,截止2月,伊朗的通货膨胀已高达251%,几乎是官方宣布的通胀率10.2%的20倍,这种高通胀的原因包括经济结构单一的缺陷,石油收入的波动及政府支出的增加等等。世界银行和惠誉的最新报告指出,伊朗里亚尔的大幅下跌和快速上升的通货膨胀将对伊朗国内投资和消费构成压力。


SWIFT已经限制了伊朗央行的金融体系的介入,覆盖了850个人和实体以及伊朗经济的整个部门,比如像包括伊朗央行购买美元、发行债务的美元结算正在被限制外,还包括伊朗的黄金和其他贵金属、石墨、铝、钢铁交易,以及飞机零部件等进口贸易,同时像PayPal、Mastercard和Visa等支付工具在该国也都是被禁止使用的。


由于美元限制结算交易和外汇管制,在伊朗赚了钱是很难转出去的,这也导致包括电商在内的外国公司开始关停或缩小经营规模,再加上货币暴跌,进而引发物价大涨,比如,食品和饮料涨价幅度高达59.9%,而伊朗消费者日常离不开的蔬菜、肉类、鸡蛋涨价尤为显著。


正在这个关键时刻,中国、俄罗斯、印度及欧盟国家也正通过石油货币、支付结算机制及融资等多个举措来帮助伊朗石油继续出口。


为了绕过美元的限制结算,作为回应措施,欧洲多国建立起和伊朗贸易支付的新渠道,此前德国、法国和英国在1月末宣布创建名叫“支持贸易往来工具”(INSTEX)与伊朗商贸结算机制,以避开美元的制裁,欧洲方面表示,它最初将仅使用INSTEX在伊朗销售食品,药品和医疗设备,但是,将来可以扩展它。


对此,伊朗中央银行(CBI)负责人3月15日表示,伊朗将启动地方贸易机制(STFI)以配合欧洲的INSTEX,将在德黑兰注册,除此之外,伊朗也将目光转向了数字货币。


据伊朗外长Mohammad Javad Zarif在上周表示,迹象表明,买家用欧元、人民币等非美货币购买伊朗石油,伊石油部副部长扎曼尼尼亚近日也对俄媒RT称,尽管美元已经对其石油客户实施了限制结算和压力,不过,伊朗还是找到了购买石油的新买家,而这些客户的数量实际上也在增加,并强调,美国无法令伊朗原油出口量显著减少。


据悉,印度希望将伊朗的石油购买量维持在当前的30万桶/日左右的水平,目前该国正与美国就延长5月初以后豁免于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进行谈判,而数周前,路透社报道称,印度央行已经宣布豁免令,允许印度买家可以直接用卢比作为购买伊朗石油的结算货币,从而完全绕开美元的限制和结算风险。


据路孚特(Refinitiv)Eikon最新数据显示,伊朗2月原油日平均出口量为125万桶,超出1月的日出口量110万桶的预期,这其中,据海关1月数据显示,中国买家进口伊朗石油量为50.4万桶/日,伊朗石油部表示,目前还没有欧洲国家进口其原油,我们查询汤森路透汇编的数据显示,伊朗最大的亚洲客户(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在过去一年中集体减少伊朗石油进口量至71万桶/日。


虽然,目前伊朗的石油出口量下降快于预期,但伊朗为防止因美元限制而失去国外客户,伊朗也早就开始布局,比如,继中国在去年5月用人民币结算首单中东石油后,伊朗更是将大量原油提前存在中国大连的保税仓库中,据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的一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该公司已在去年11月把2000多万桶原油运往大连,我们将决定是将原油卖给其他买家还是卖给中国客户。”


另据《德黑兰时报》近日援引伊国家石油公司董事总经理的话报道称,中国投资者已投入近50亿美元以协助升级并发展伊朗东南部的炼油厂,其中1月初向伊国有石油公司NIOC注资了30亿美元,以共同开发伊油田资源。


不仅于此,据RT在3月初报道称,俄在和伊朗的能源贸易中也将全部支持本币结算,紧接着,据ZeroHedge日前称,欧亚经济联盟也正在制定一个绕开美元结算的支付体系的共同制度,而中国、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是欧亚经济一体化的四个关键国家。


而为应对接下去美国对伊朗央行实施新的金融制裁,伊朗央行更是在去年11月宣布将人民币列为三大主要换汇货币,并取代了原来美元的位置,再考虑到,伊朗与中国原油交易正在扩大,这对于人民币来说,有可能会成为东风,并为包括伊朗在内的产油国交易者提供新的石油货币的选择。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中国与伊朗经济的其它领域合作也正在扩大,在非石油贸易方面,伊朗从中国的进口主要包括中间产品和技术服务,还可以在城市规划,文化交流,商业协议,投资和旅游等进行合作,这对伊朗工业的供应链和非能源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2016年2月,随着中国货运列车到达伊朗,古老的“丝绸之路”经济再次复活,在伊朗经济缺乏受美元限制结算的全球银行提供融资情况下,中国可能成为伊朗最大的资本来源,并为其基础设施项目融资。


这更意味着,伊朗央行把人民币列为外汇货币后,也更加方便伊朗用人民币购买中国的商品,因此伊朗央行的这个举动将会非常关键。


对此,《美国银行家》杂志执行编辑马克·霍奇斯坦(MarcHochstein)在3月15日对中东媒体说:“在这个问题上美元很难限制中国买家。” “他们的金融机构可以促进不参与美国金融市场的商品贸易,因此不受限制。”,这也就是说,伊朗在向中国出口原油过程中,使用人民币从而绕开美元结算或已顺理成章。


换言之,人民币原油期货和人民币国际化或正成为伊朗经济去美元化过程中的一张重要的“王牌”,而这其中,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更是促进欧亚大陆经济一体化和石油人民币经济秩序的关键因素,进而绕过“美元-石油-美债”这个维持了40多年的体系,而更长远的意义则意味着人民币的国际化将更上一层楼。比如,去年11月已经有130余家中国企业在伊朗举办了中国品牌商品展就是最生动的注脚。


目前的最新进展是,据路透社3月13日援引伊石油部发布的消息称,伊朗将在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田南帕尔斯推出四个新阶段,产能可达每天1.1亿立方米,目前第一批天然气凝析油已于3月11日交付出口,稍早时,伊石油部长公开表态称,中国一家石油巨头也已全部接手法国道达尔在伊朗天然气田项目的权益,因目前其生产能力已经受到削弱,伊朗需要外国投资来提高其石油和天然气储备的产量。(摘取BWC中文网


联系电话:
152-6795-7866

联系邮箱:
248452956@qq.com
联系地址:
浙江省义乌市